惜文读书笔记 小说 动物农场 读书笔记摘抄 精读摘录 豆瓣评分 9.2

动物农场 读书笔记摘抄 精读摘录 豆瓣评分 9.2

第1章 故事发生在曼纳农场里。 就是得过“中等白鬃毛”奖的那头雄猪,在前一天晚上做了一个奇怪的梦,想要传达给其…

1

故事发生在曼纳农场里。

就是得过“中等白鬃毛”奖的那头雄猪,在前一天晚上做了一个奇怪的梦,想要传达给其他动物。

那么,为什么我们的悲惨境况没有得到改变呢?这是因为,我们的全部劳动所得几乎都被人类窃取走了。

消灭了人,饥饿和过度劳累的根子就能被一劳永逸地除掉。

人是一种最可怜的家伙,什么都产不了,只会挥霍。

“还有记住:在同人类作斗争的过程中,我们不要模仿他们。即使征服了他们,也决不沿用他们的恶习。是动物就决不住在房屋里,决不睡在床上,决不穿衣、喝酒、抽烟,决不接触钞票,从事交易。凡是人的习惯都是邪恶的。而且,千万要注意,任何动物都不能欺压自己的同类。不论是瘦弱的还是强壮的;不论是聪明的还是迟钝的,我们都是兄弟。任何动物都不得伤害其他动物。所有的动物一律平等。”

2

三天后的夜里,老少校在安睡中平静地死去,他的遗体被埋在果园里的树根处。

而其中最杰出的是两头名叫斯诺鲍和拿破仑的雄猪,他们是琼斯先生为出售喂养的。

他们中最出名的是一头短小而肥胖的猪,名叫斯奎拉。

这三头猪把老少校的训导用心琢磨,推敲出一套完整的思想体系,他们称之为“动物主义”。每周总有几个夜晚,等琼斯先生入睡后,他们就在大谷仓里召集秘密会议,向其他动物详细阐述动物主义的要旨。

摩西这个琼斯先生的特殊宠物,是个尖细和饶舌的家伙,还是个灵巧的说客。他声称知道一个神秘的地方,名叫糖果山,动物死后都会去那儿。

三头猪最忠诚的信徒要数两匹拉车的马,鲍克瑟和克拉弗。这两匹马自己很难有什么想法,可是既然接受了三头猪为老师,猪跟他们说什么,他们就信什么,并通过简单的论证再教给其他动物。

就这样,在他们几乎还没有反应过来时,造反已经完全成功了:琼斯被赶走了,曼纳农场成了他们自己的了。

一项决议在庄主院现场获得了一致通过:庄主院应保存起来作为博物馆。大家全都赞成:任何动物都不得在此居住。

经过过去三个月的研讨,他们已经成功地把动物主义的原则简化为“七诫”,这“七诫”将要题写在墙上,它们将成为不可更改的法律,所有动物农场的动物都必须永远遵循它的规定生活。

七诫

1.凡用两条腿走路的都是敌人;

2.凡用四条腿走路或者有翅膀的都是朋友;

3.任何动物不得着衣;

4.任何动物不得卧床;5.任何动物不得饮酒;

6.任何动物不得伤害其他动物;

7.所有动物一律平等。

3

猪其实并不干活,只是指导和监督其他动物。他们凭着非凡的学识,很自然地承担了领导工作。

老本杰明,就是那头驴,起义后似乎变化不大。他还是和在琼斯时期一样,慢条斯理地干活,从不开小差,也从不自愿承担额外工作。

星期天没有活,早餐比平时晚一个小时,早餐之后,有一项每周都要举行的仪式,从不例外。先是升旗。

升旗之后,所有动物列队进入大谷仓,参加一个名为“大会议”的全体会议。在这里将规划出有关下一周的工作,提出和讨论各项决议。别的动物知道怎样表决,但从未能自己提出任何议题。而斯诺鲍和拿破仑则分别是讨论中最活跃的中心。但显而易见,他们两个一直合不来,无论其中一个建议什么,另一个就准会反其道而行之。

猪已经把农具室当作他们自己的指挥部了。一到晚上,他们就在这里,从那些在庄主院里拿来的书上学习打铁、木工和其他必备的技艺。斯诺鲍自己还忙于组织其他动物加入他所谓的“动物委员会”。他为母鸡设立了“产蛋委员会”,为牛设立了“洁尾社”,

然而,读写班却相当成功。到了秋季,农场里几乎所有的动物都不同程度地扫了盲。

于是,斯诺鲍经过反复思忖,宣布“七诫”实际上可以简化为一条准则,那就是“四条腿好,两条腿坏”。

拿破仑对斯诺鲍的什么委员会没有半点兴趣。他说,比起为那些已经长大成型的动物做的事来说,对年轻一代的教育才更为重要。

动物们以为把这些果子平均分配乃是理所当然。然而,有一天,发布了这样一个指示,说是让把所有被风吹落下来的苹果收集起来,带到农具室去供猪食用。

实际上,我们中有许多猪根本不喜欢牛奶和苹果。我自己就很不喜欢。我们食用这些东西的唯一目的是要保护我们的健康。牛奶和苹果(这一点已经被科学所证明,同志们)包含的营养对猪的健康来说是绝对必需的。我们猪是脑力劳动者。农场的全部管理和组织工作都要依靠我们。我们夜以继日地为大家的幸福费尽心机。因此,这是为了你们,我们才喝牛奶,才吃苹果的。你们知道吧,万一我们猪失职了,那会发生什么事情呢?琼斯会卷土重来!

于是,再没有继续争论,大家便一致同意:牛奶和被风吹落的苹果(以及后来大批收获的成熟苹果)应当单独分配给猪。

4

有这样一座奇妙的农场,在那儿人被撵走,动物们掌管自己的事务,这个小道消息继续以各种形式流传着。整个那一年,在全国范围内造反之波此起彼伏:一向温顺的公牛突然变野了,羊毁坏了树篱,糟踏了苜蓿,母牛踢翻了奶桶,猎马不肯越过围栏而把背上的骑手甩到了另一边。更有甚者,《英格兰牲畜之歌》的曲子甚至还有歌词已经无处不知,它以惊人的速度流传着。

十月初,琼斯和他的所有伙计们企图夺回这座农场。

这时,动物们又重新集合起来,他们沉浸在无比的喜悦之中,每一位都扯着嗓子把自己在战斗中的功劳表白一番。当下,他们便举行了一个即兴的庆功仪式。

动物们一致决定设立一个“一级动物英雄”军功勋章,这一称号就地立即授予斯诺鲍和鲍克瑟。还有一枚“二级动物英雄”勋章,这一称号追认给那只死去的羊。

于是决定把枪架在旗杆脚下,像一门大炮一样,并在每年鸣枪两次,一次在十月十二日的“牛棚大战”纪念日,一次在施洗约翰节,也就是起义纪念日。

5

三天后,莫丽不见了,好几个星期下落不明。后来鸽子报告说他们曾在威灵顿那边见到过她,当时,她正被驾在一辆单驾马车上,那辆车很时髦,漆得有红有黑,停在一个客栈外面。

一月份,天气极其恶劣。田地冻得好像铁板一样,什么活都干不成。倒是在大谷仓里召开了很多会议,猪忙于筹划下一季度的工作。

本来,要是斯诺鲍和拿破仑相互之间不闹别扭,整个程序会进行得很顺利。可是在每一个论点上,他们俩一有可能便要抬杠。

整个农场在风车一事上截然地分裂开了。斯诺鲍毫不否认修建它是一项繁重的事业,但他坚持认为这项工程可在一年内完成。而且还宣称,建成之后将会因此节省大量的劳力,以至于动物们每周只需要干三天活。另一方面,拿破仑却争辩说,当前最急需的是增加食料生产,而如果他们在风车上浪费时间,他们全都会饿死的。

在“拥护斯诺鲍和每周三日工作制”和“拥护拿破仑和食料满槽制”的不同口号下,动物们形成了两派,本杰明是唯一一个两边都不沾的动物。

除了风车争执之外,还有一个关于农场的防御问题。根据拿破仑的意见,动物们的当务之急是设法武装起来,并自我训练使用武器。而按斯诺鲍的说法,他们应该放出越来越多的鸽子,到其他农场的动物中煽动造反。一个说如不自卫就无异于坐以待毙;另一个则说如果造反四起,他们就断无自卫的必要。

动物们先听了拿破仑的,又听了斯诺鲍的,竟不能确定谁是谁非。实际上,他们总是发现,讲话的是谁,他们就会同意谁的。

6

终于熬到了这一天,斯诺鲍的设计图完成了。

他的设想此时早已远远超出了铡草机和切萝卜机。他说,电能带动脱粒机、犁、耙、碾子、收割机和捆扎机,除此之外,还能给每一个窝棚里提供电灯、热水或凉水,以及电炉等等。

大家都注意到,他们始终紧挨着拿破仑,对他摆着尾巴。那姿势,竟和别的狗过去对琼斯先生的做法一模一样。

这时,拿破仑在狗的尾随下,登上那个当年少校发表演讲的凸台,并宣布,从今以后,星期天早晨的大会议就此告终。此后一切有关农场工作的议题,将有一个由猪组成的特别委员会定夺,这个委员会由他亲自统管。

“同志们,”他说,“拿破仑同志又给自己增加了这样一个新的工作担子,为大家作出巨大牺牲。我想大家谁都应该对此表示感激。同志们,你们千万不要以为当领导是一种享受!恰恰相反,它是一项艰深而繁重的职责。没有谁能比拿破仑同志更坚信所有动物一律平等。他也确实很想让大家自己为自己作主。

“勇敢是不够的,”斯奎拉说,“忠诚和服从更为重要。就牛棚大战而言,我相信我们最终会有一天发现斯诺鲍的作用被吹得太大了。纪律,同志们,铁的纪律!这是我们今天的口号。一步走错,我们的仇敌便会来颠覆我们。同志们,你们肯定不想让琼斯回来吧?”

斯诺鲍被逐后的第三个星期天,拿破仑宣布要建造风车,动物们听到这个消息,终究有些吃惊。而拿破仑没有为改变主意讲述任何理由,只是简单地告诫动物们,那项额外的任务将意味着非常艰苦的劳动:也许有必要缩减他们的食料。

当天晚上,斯奎拉私下对其他动物解释说,拿破仑从来没有真正反对过风车。相反,正是由他最初做的建议。那个斯诺鲍画在孵卵棚地板上的设计图,实际上是他早先从拿破仑的笔记中剽窃的。事实上,风车是拿破仑自己的创造。

7

这一年,动物们一直像奴隶般地干苦役活。但他们乐在其中,流血流汗甚至牺牲也心甘情愿,因为他们深深地意识到:他们干的每件事都是为他们自己和未来的同类的利益,而不是为了那帮游手好闲、偷摸成性的人类。

从初春到夏末这段时间里,他们每周工作六十个小时。到了八月,拿破仑又宣布,星期天下午也要安排工作。这项工作完全是自愿性的,不过,无论哪个动物缺勤,他的口粮就要减去一半。

建造风车出现了许多事前没有料到的困难。

一个星期天早晨,当动物们集合起来接受任务时,拿破仑宣布,他已经决定了一项新政策。说是往后动物农场将要同邻近的农场做些交易,这当然不是为了任何商业目的,而是仅仅为了获得某些急需的物资。

大概就是在这个时候,猪突然搬进了农场的住宅,并且住在那里了。这一下,动物们又似乎想起了,有一条早先就立下的誓愿是反对这样做的。

一幅可怕的景象呈现在他们面前:风车毁了。

8

一月份,食物就开始短缺了。这段时间里,动物们已有好些天除了吃谷糠和萝卜外,再也没有别的可吃的了,饥荒已经迫在眉睫。

一个星期天早晨,斯奎拉宣布说,所有重新开始下蛋的鸡,必须把鸡蛋上交。鸡一听到这些,便提出了强烈的抗议。坚持了五天的鸡最后投降了,又回到了鸡窝里。

不论什么时候什么事情搞糟了,通常都要推到斯诺鲍身上。

9

过去,和这种血流遍地的情景同样可怕的事也时常可见,但对他们来说这一次要阴森得多,因为这就发生在他们自己同志中间。从琼斯逃离农场至今,没有一个动物杀害过其他动物,就连老鼠也未曾受害。

“不需要了,同志们,”斯奎拉冷冷地说到,“《英格兰牲畜之歌》是起义用的歌。但起义已经成功,今天下午对叛徒的处决就是最后的行动

10

对动物来说,他们已经不止一次感觉到,现在干活时间比琼斯时期长,吃得却并不比那时强。

斯奎拉每次演讲时,总要泪流满面地大谈一番拿破仑的智慧和他的好心肠,说他对普天之下的动物,尤其是对那些还不幸地生活在其他农场里的受歧视和受奴役的动物,满怀着深挚的爱等等。

拿破仑在狗和公鸡的前呼后拥下,亲自莅临视察,并亲自对动物们的成功表示祝贺,还宣布,这个风车要命名为“拿破仑风车”。

拿破仑断然地告诉动物们说,所谓动物农场面临着一个迫在眉睫的袭击的说法是彻头彻尾的谎言,还有,有关弗雷德里克虐待他的动物的谣传,也是被严重地夸张了的。所有的谣言都极可能来自斯诺鲍及其同伙。

11

这场战斗将命名为风车战役,拿破仑还设立了一个新勋章“绿旗勋章”,并授予了他自己。在这一片欢天喜地之中,那个不幸的钞票事件也就被忘掉了。

他把动物们叫到一起,说还要传达一个沉痛的消息:拿破仑同志病危!

12

这个时期的生活十分艰苦。冬天像去年一样冷,食物也更少了。

为了向大家详细说明这一点,斯奎拉用他那尖细的嗓音一口气念了一大串数字。这些数字反映出,和琼斯时代相比,他们现在有了更多的燕麦、干草、萝卜,工作的时间更短,饮用的水质更好,寿命延长了,年轻一代的存活率提高了,窝棚里有了更多的草垫,而且跳蚤少多了。

大约与此同时,又颁布了一项规定,规定说当其他的动物在路上遇到猪时,他们就必须要站到路边;另外,所有的猪,不论地位高低,均享有星期天在尾巴上戴饰带的特权。

现在歌声多,演讲多,活动多。拿破仑已经指示,每周应当举行一次叫作“自发游行”的活动,目的在于庆祝动物农场的奋斗成果和兴旺景象。

四月里,动物农场宣布成立“动物共和国”,在所难免的是要选举一位总统,候选人只有一个,就是拿破仑。

13

三天之后,动物们被告知,鲍克瑟已死在威灵顿的医院里,但是,作为一匹马,他已经得到了无微不至的照顾。这个消息是由斯奎拉当众宣布的,他说,在鲍克瑟生前的最后几小时里,他一直守候在场。

在接下来那个星期天早晨的会议上,拿破仑亲自到会,为向鲍克瑟致敬宣读了一篇简短的悼辞。

14

按退休年龄来说,她的年龄已超过两年了,但实际上,从未有一个动物真正退休。拨出大牧场一角给退休动物享用的话题也早就搁到一边了。如今的拿破仑已是一头完全成熟的雄猪,体重三百多磅。斯奎拉胖得连睁眼往外看都似乎感到困难。

但是至今为止,无论是猪还是狗,都还没有亲自生产过一粒粮食,而他们仍然为数众多,他们的食欲还总是十分旺盛。

不过,动物们仍然没有放弃希望。确切地说,他们身为动物农场的一员,从来没有失去自己的荣誉感和优越感,哪怕是一瞬间也没有过。

于是,所有的动物全都奔跑着冲进了大院。这一下,他们看到了克拉弗看到的情景。一头猪正直立起来在用他的后腿走路。是的,是斯奎拉。

15

可以这样说,动物农场的下等动物,比全郡任何动物干的活都多,吃的饭都少。的确,他和他的代表团成员今天看到了很多有特色之处,他们准备立即把这些东西引进到他们各自的农场中去。

在猪和人之间不存在,也不应该存在任何意义上的利害冲突。他们的奋斗目标和遇到的困难是一致的。劳工问题不是到处都相同嘛?

十二个嗓门一齐在愤怒地狂叫着,已经分不出彼此。而今,猪脸起了什么变化已经非常明白了。窗外的动物们从猪看到人,又从人看到猪,再从猪看到人;但他们已分不出谁是猪,谁是人了。

本文来自惜文读书笔记(www.xiwen520.com),转载请注明出处
Jordanmax

作者: Jordanmax

惜文读书笔记是面向职场人员的读书笔记网站。为您提供互联网、经营管理、投资理财、教育书籍原文摘录,并且分享职场基本技能、项目管理和产品经理相关知识和经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返回顶部